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稿件
建环保设施不是买童鞋
2016-02-15 13:12  来源: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作者:沈建华  

  前段时间见报载:“浙江省一些地方总投资7亿多元建设的23家乡镇污水处理厂,工程有的逾期严重,有的则建成后处于长期闲置状态。”报道内有一个例子,省内某镇污水处理厂当初设计能力日处理1万吨,而建成后实测数据,辖区内日污水只有3200吨。“容量吃不饱,运行就亏损。即使不运行,每年也有60万元的支出成本。”

  近十多年来,在参加各类有关基础设施项目会议时,屡屡听到讲“提前量”或者“留余量”。如果那些发言人作为祖父母给孙辈买童鞋、童装时说这些话,那么大体是不错的。幼时我们穿新鞋往往从鞋头填棉花开始的,过一段时间就逐渐逐渐合脚了,这里的“提前量”或“留余量”永远总是一个“正值”,然而到了环境基础设施规划和设计过程就不一定了,不少情况下这个“提前量”还得设为“负值”。

  一个社会系统需要通过基础设施进行无害化处置的环境污染物质(如污水、固体废弃物等),和国民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关系可以用环境库兹涅茨曲线(EKC)来描述,EKC曲线表现为一个倒U字形。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是分析人均收入水平与分配公平程度之间关系的一种学说。收入不均现象随着经济增长先升后降,呈现倒U型曲线关系。当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环境污染由高趋低,程度逐渐减缓。

  世界上环保先进国家的例子告诉我们,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时,人均环境污染物质产出量就开始进入逐步下降态势。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国东南沿海各省已经基本完成了城镇化和工业化,进入后工业化阶段。随着经济增长模式改变,产业结构调整的深入推进,在东南部沿海许多地方,环境污染物质的产出率也处于总体下降态势。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国际上一些环保先进国家和地区,包括我国周边的一些地方都相继关闭了一些环保无害化处置设施,因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公众环保意识的不断提升,已经没有足够的污染物质可供运行了。不过像浙江省某些设施那样,还没建成就发现能力超置,而且超出那么多,实在确有发人深省之处。

  规划建设城乡环保基建,包括各类环境污染物无害化处置设施不是给幼儿买鞋子、置童装,不能简单“买大一点”就行,即使是在买童鞋、童装,“提前量”也要适可而止。有关方面应该首先客观深入地进行研究,费大力气,客观认真地搞清楚城乡污染物产出现状和今后五年、十年内可能的发展态势,切实夯实基础数据的基础,这不仅可以有助于促进EKC曲线顶端拐点早日出现,也有助于相关社会应对措施的制定和社会资源(资金、装备、行政和社会动员资源,包括社会维稳动员资源在内)的适时、适量、合理配置。

  各地环境基础设施能力超置或者建而未用,背后的原因多样。除了上述的理念问题外,决策程序方面的问题也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在这里只有一条正道可行:问责。由于决策不当,造成环境污染的要终身追究责任,对于决策不当造成环境基础设施不适当、不合理配置的行政责任也可以予以曝光和适当追究。

  在这个环节中,专家的责任也是绕不过去的一环。一个项目从前期、立项、设计到施工,要通过前前后后,多少次论证,有多少专家参与其中。决策不当、设备能力配置不合理、配套有问题,自然是有人对周边环境的认知、把握不到位的问题。但是接受了邀请,拿了专家评审费、咨询费、论证费,届时举了手、签了字、投了票,就要负责。更何况有些专家对于领导或行政机构提出的命题,永远只有正反馈,不会有丝毫的负反馈,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的所谓“论证”只能不断放大原先决策中的不完善之处以至明显的错误,不能在早期阶段以专业建议适时予以纠正。更何况,许多情况下,出席论证的专家本身就是利益相关方,所期望的得益大小和项目的“做大做强”正相关。

  多年前,一次在餐座上,笔者亲耳听得一位位居领导岗位的人士抱怨说:“有时专家误人,专家害人。”我相信这种情况是会发生的,虽然发生几率并不高,因为不少位居领导岗位的人士更加喜欢听到的只是正反馈,而不是负反馈,那怕是极有道理的负反馈意见。能提出负反馈意见的专家往往下次就不发通知出席了,如果没有切实的严格程序保障专家能够发表真知灼见,那么决策方面是不可能期待会有所变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