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员风采 >> 稿件
只为千仓实 从容不恃功
2012-07-12 14:34    

——访上海市政府参事、农工党市委原副主委、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叶建农

image  

  走进叶建农陈设简单的办公室,见桌上整齐地堆着一些英文资料,他正埋头研究国外关于分析化学的前沿学术成果。就在不久前的5月28日,叶建农从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手中接过了“上海市政府参事”的聘任证书。“这是荣誉,更是责任。”叶建农恳切地说。

  

  走近参事

  对大部分人来说,参事是个多少有些神秘的职业。上海自1951年起设立参事室,至今共任命、聘任参事187位,现有任命制参事4人、聘任制参事27人。在此次新聘任的6名参事中,叶建农是唯一来自高校的代表。

  所谓参事,即“参与国事、政事”之意。作为政府的“智囊团”,参事室是政府的决策咨询机构之一,是市政府机关中唯一的以非中共人士为主体的、具有鲜明统战性质的机构。“参事有五大职能: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咨询国是、民主监督、统战联谊。”叶建农一一列举。“我们主要围绕政府的中心工作开展调查研究,好的观点建议能直接送到市长的桌子上,也就是所谓的‘直通车’。”

  如何当好参事?叶建农有自己的想法。“参事比较超脱,应该看事情更加客观,善于独立思考,敢于提出不同意见。我现在的本职工作依然在高校,这是‘接地气’。我们不能脱离第一线,要多观察、多研究。”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这是温家宝总理对参事制度的寄语。根据国务院《政府参事工作条例》,参事应当“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较大的社会影响和较高的知名度”,同时“具有较强的参政咨询能力”。叶建农作为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原副校长,是我国分析化学领域的权威专家之一,他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中央常委和农工党上海市委副主委十多年,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犀利,每每引发社会关注。作为在专业领域造诣颇深的学者和有一线丰富经验的实践家,叶建农超越自身的专业,利用其学术背景和广泛的联系面来更多地关注社会,这正是政府和社会对参事的期许。

  

  “铅笔芯”击败微电极

  毛细管电泳——电化学检测“柱端射壁检测法”,这是一个对普通人而言颇为艰深的技术名词。正是这项由叶建农首创的国际先进检测技术,现已广泛应用于药物分析、食品成分分析、疾病标志物分析等领域。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分离技术。将测试样品中复杂多样的分子分离开来,再逐个测定。”叶建农介绍说,这项技术可用于测定药品中的有效成分含量,以分辨真药假药;可用于分析食品中的有害成分,例如检测瘦肉精;也可用于疾病的诊断,如判断患者是否痛风。“传统查痛风病一定要取血样,现在用我们的检测方法,只需要取一点点患者的唾液或尿液,通过对‘标记分子’尿酸含量的检测,就可以判断出患者是否患有痛风。”

  在叶建农提出“柱端射壁检测法”之前,毛细管电泳电化学检测是个真正的“技术活”。由于使用微电极来进行检测,必须用特殊的装备来制备电极,操作者还需要经过特殊培训,难度颇高。而叶建农的检测方法是颠覆性的,他使用最简单的导电材料来制备电极,如铅笔芯、铜丝等,不仅成本低廉,检测成功率也大大提高,从根本上提高了检测的稳定性和重现性。“我非常喜欢物理,年轻时自己看书装了很多电视机、收音机什么的,这次的技术灵感就来源于那时的经验。”叶建农首创的检测方法被国际权威的美国《分析化学》杂志发表后,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认可,很快又被美国出版的《定量分析化学》和《化学分析导论》两册分析化学专著引用和介绍,现已成为毛细管电泳-电化学检测技术中三种主流的检测方法之一。

  这些年来,叶建农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150余篇,其中80%以上为SCI收录期刊论文。他先后担任了中国分析化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仅2名)和上海化学化工学会分析化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分析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等职务,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教委、市科委、中科院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多项研究课题,并参与了科技部重大项目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多项研究课题。叶建农并未就此止步,“我们目前正探索毛细管电泳电化学检测的多检测器联用技术,成功后可以进行更为精密的分析测定。”

  

  知者尽言国家之利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叶建农提出“双重国籍”已成潜规则的问题,引起很大的社会反响。自加入农工党以来,本职工作繁忙的叶建农不忘党派成员参政议政的重要职能,积极建言献策。尤其是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来,他的建言每每引发有关部门和社会上的广泛关注。

  2005年—2008年,苏丹红、瘦肉精、三聚氰氨等食品安全事故连年频发,作为分析化学专家,叶建农建议对卫生部安全目录之外的所有食品添加剂进行“有害推断”。“食品添加剂绝大多数为有机化合物,其中大多数的毒理作用尚不清楚,监管部门一旦发现生产企业使用中国政府没有明文许可的食品添加剂,应先作出有毒有害的推断,防患于未然。”

  在保障房话题炒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叶建农冷静地指出,当时的保障性住房政策存在漏洞,有人甚至靠“假离婚”来购买经济适用房;另外经济适用房的流通性差,而申购者的家庭经济状况又是动态变化的。“比起经济适用房,租赁房在条件界定、长效管理方面更具优势。我建议政府通过集中收租市区老公房做“二房东”,或者出台优惠政策来吸引房地产相关企业参与建设,让保障性住房建设真正让老百姓满意。”

  查阅叶建农多年来参政议政的资料,会发现他的建言往往颇有远见。早在十多年前,他就提出应给予农民工子女平等的就学机会,接纳这些孩子在流入地的公办学校就学,帮助他们融入社会,以免出现不稳定因素;2005年,他向全国“两会”提交大会书面发言,呼吁制定存款保险法,在其后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正是存款保险制度为深陷危机的西方国家起到了稳定人心、舒缓危机的重要作用。

  知识分子的强烈责任心让叶建农对社会经济发展和民生问题尤为关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要避免惯性思维”、“完善土地出让金制度、增加平抑高房价的力度”、“对国家和上海市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的反映”……他的建言总是客观、犀利,甚至有些“不讨好”,但他并不在意:“我们要履行自己的职责,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使可能会不好听。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是超越一切的最高利益,所谓的个人得失并不重要。”

  

  平民大家

  巴金曾说,每个人应该遵守生之法则,把个人的命运联系在民族的命运上。对叶建农而言正是如此。在他的心中,祖国是一枚沉甸甸的砝码。

  上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叶建农曾两次赴美求学。当时正是“出国热”愈演愈烈的时候,作为路易维尔大学以全A的成绩获得全美优秀研究生称号的唯一一个中国人,叶建农完全有机会留美工作或继续深造。但他放弃了国外的优渥条件,带着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义无反顾地回到华东师范大学,选择继续做一名普通的化学系教师,一家三口在11平米的小屋里一挤就是好多年。当年和叶建农一起出国但留下的人,如今的科研条件、生活待遇远都比他优越,但他无怨无悔。“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能把在国外学到的知识尽快带回来,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国家给我机会出国学习,我不能让祖国失望。”

  回国后的叶建农为学校的教学、科研、管理做了大量工作,先后担任系主任和副校长。他无论在管理工作还是日常教学中,都注重讲政治、抓育人。他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常常找国外归来的青年教师谈心,鼓励他们坚信改革开放政策,正确认识眼前的困难,安心留在国内工作。在教学过程中,他还经常以切身体验和具体实例,形象生动地教育学生要爱祖国、爱人民,树立正确的人生目标。

  熟悉叶建农的同事和学生说,叶老师是“平民大家”。“叶老师当时是副校长、博导、学科带头人,但他对我们学生一点架子也没有,还非常关心我们。”楚清脆老师是叶建农当年所带的博士生,现在又在同一个课题组工作。让她至今难忘的是,曾有一个同学因家里经济条件困难,无法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是叶建农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该同学克服了一时的困难。

  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上海市优秀教育工作者、上海市育才奖、华东师范大学师德标兵……这些林林总总的荣誉承载着的是叶建农报效祖国的热忱心愿,也承载着他对学校、对学生的朴素真情。

  

  叶建农说,他最欣赏林则徐的两句励志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以祸福避趋之。”30年前,他的理想是去高校、研究所搞科研工作;30年后的今天,他期望自己不仅在专业领域有所建树,而且要做一个有良心的、纯粹的公共知识分子,“社会需要一些批判的、挑剔的眼光,希望通过我们这样一批人,能为国家发展、社会进步尽到一些微薄的力量。”